武俠翻譯根本不難嘛!

首先,請容許小女子看到標題後立刻昏倒。etvolare.exe has shut down. Reboot required. 您好,我是etvolare, 少數在寶島的武俠,古代言情中翻英者。etvolare是我的筆名,是拉丁文 飛翔 的意思。

幸運的是,周遭的親朋好友幾乎不會提到標題的驚呼,倒是常在採訪時被問到 『小說翻譯的困難度在哪裡?』

近年聽到這問題時就有點想扔下『都難啊!』後落跑,但這總是有點不太負責任呵。因此,帶上累積四年的小說翻譯經驗,有了寫這一章的靈感。

在此之前,我得先澄清中文非我母語,所以文中任何奇怪文法的地方敬請見諒。(詳細請參考何謂英文網文?)我四年前踏進文學的圈子,專攻於武俠,仙俠,以及古代言情。(本文十月十五號發佈,因網頁排版問題所以把日期往後調)

翻譯不就是一個字一個字轉換到另個語言就好?

講到這個職業時,反應其實兩極。很多人會覺得很難,立刻苦惱武俠招數怎麼翻。(先說,降龍十八掌我翻Eighteen Palms of Dragon Dominance,拜託別再來考我 XD) 有些人則是無感,覺得翻譯沒什麼大不了。而這開頭的問題竟然還是曾經字幕翻譯的家人問的。

先不討論翻譯到底難不難,歡迎不覺得難的勇者抓幾個譯者問問。若問十位,則是絕對有十一位不可置信,咬牙切齒,腦神經斷線,想認真跟您討論重新投胎的譯者。

離題了,回到小說翻譯這一塊。

如果真是一個字一個字的轉換,翻出來的成品絕對沒有人想讀。或許這在專業詞彙以及語言要求精準的文件上行得通,例如合約,但在寫作則是完完全全不行。

寫作?

是的,在我看來,小說翻譯其實就是寫作。譯者要看懂原文的意思並且完整的把一樣的情緒,意境,人物發展移到新的語言。若在小說裡好人與壞人大戰了三百回合,有淚,有血,有激昂,有犧牲,那我最後寫出來的英文一定要帶到一樣的情緒。

我如果看字翻,或用個死氣沈沈,沒人想讀的歷史課本口吻敘述,那這… 誰想讀啊?寫出來的東西不僅文法怪異,也會有很明顯的翻譯痕跡,這會導致英文讀者完全不想碰。

舉個今天早上網文譯者群組裡問的問題:

“我媽為了集團,連命都搭進去了,憑什麼最後要便宜別人?”

照字翻: “My mom for the group, even life also ride into it, basis what last to cheap others?”

這到底是… 我這樣寫絕對被作者告。在仙俠小說裡最如容易看到更離譜的,很多打鬥場合都是逗點逗點地形容一系列的動作。照字翻的話會寫出一個五十行的完全亂七八糟看不懂的英文句子。都太可怕了,我看過就趕快忘記。那天又碰到時再補上。

照字翻但文法正確: “My mom even used her entire life to build the group. Why should she let someone else take advantage of her work?”

好,看得懂,沒什麼大問題。除了一個大缺點:

沒有表達到原文的情感。

這有點太平淡了,中文裡用到 “命都搭進去了” 以及 “憑”,所以應該有一定程度的憤憤不平或不可理喻。而且老實說,以上版本寫得好無聊啊。 我要是讀者大概早就跑去追劇,打遊戲,或是其他三百萬個我可以做的事。我完全沒有沈溺在小說裡的境界。

本人的版本:”My mom poured her entire life into the company group! Why should someone else enjoy the fruits of her labor??”

運用標點符號以及哪裡該斷句是譯者需要做的很重要的判斷。中文文法跟英文的很不一樣,常常需要前後掉過來,而中文也常常用逗點串個很長的句字。翻譯文章時,句子的高低起伏非常重要,畢竟會嚴重地影響傳達的意義。

以上還有個很重要的點,就是我使用了英文慣用語。這其實是如何把中文小說翻成英文的精髓之一。

只要會英文就可以翻小說啦!

在創立以及營運volarenovels這些年,我常常收到中文很厲害的申請。有中文博士,中文老師,或深深了解中文文化的人才。這些人都非常令人敬佩,而全部都是中文母語,英文是第二個語言。

並不是說英文是母語才能翻小說,但英文程度真的是要到可以寫作的程度。中文程度只要達到能看得懂作者寫什麼就夠了,而英文絕對不能在日常生活水準而已。

畢竟我最後的作品是一本英文小說,而非中文。所以以上的強大人才在第一關測試都… 陣亡了。

我們先前討論過照字翻是不可行的,那只要文法正確就好就可以囉?

那也只是僅僅寫出文法正確的英文而已,但並不是一本文學作品。我常說小說翻譯就是用英文來完整詮釋原文的意境,情感,人物等,那翻譯的作用是重新建造這書中的世界。我們要的是英文讀者,就像中文讀者一樣,深深沈溺在這文字裡的世界,而非一直被奇怪的寫法拉回現實。

當文法正確時,奇怪的地方往往是兩個語言的習慣差別。無論是成語或歷史典故,或是上一段最後提到的英文慣用語,這都會判定英文讀者是否辦法理解原文的意思。當然,若是在對話裡,俚語和火星文也須考量。

剛剛的fruits of her labor就是個英文慣用語。我會選擇使用它是為了延續媽媽在集團投資的努力。能在地化就在地化是我現在的習慣,我以前是作者給什麼我就寫什麼。那來舉一些貼切一點的翻譯例子吧!

『心涼了』若是翻成 “his heart grew cold” 是正確的文法,但是英文讀者只會覺得這個人物心臟有問題。我可能會寫 “a sinking feeling in his stomach”. 雖然器官換了,但表達的是一樣的情感。

『省小錢花大錢』是個白化,但是我們常會用到的詞彙。”Saving small money to spend big money” 則是文法正確,但翻譯痕跡太明顯的寫法。讀者一看到就會停留在『好奇怪喔…』而非句子的意思。不如直接用 “penny wise, pound foolish” 吧!

這些例子我常常會在Twitter上分享,而你可以點擊我來看一些歷年來的收集。

先前提到的意境以及寫作含義真的非常重要。以下是這禮拜有人傳給我的例子,說他們想把英文網文介紹給朋友,但朋友看了沒幾秒就拒讀。

Zheng Luo catches Feng and slaps him. Because of his great power, those servants cannot rebel against him. Zheng Luo renders them a dozen of slaps.

Hearing the sounds of slap, those young people feel not so good. They can imagine the pain of Fang.

Zheng Luo throws Fang at Ge Huang and both of them cry painfully. Zheng Luo says, “Remember the lesson I teach you and remember the feeling of pain. Know what can be done and what can not be done!”

我非常懂為什麼那友人完全拒讀。這文法下乍看沒問題,但其實完全就是怪異寫作,非英文母語寫出來的句子。這讀的真的非常的痛苦,更別說沈溺在小說世界。這免費的都不想讀了,更何況付費?

口說無憑,我在不知原文的情況下會改成:

Grabbing Fang by the [不知抓身體什麼部分], Zheng Luo delivered a hearty round of a dozen slaps. Due to his enormous strength, the servant was unable to put up any fight at all.

The slaps ringing out elicited nausea from the other young folks standing around. It was easy enough to imagine Fang’s physical anguish.

Throwing Fang at Ge Huang, Zheng Luo watched [coldly as] the two collapsed in a painful heap. “Remember this lesson well and remember the sting of pain. Know well what you can and cannot do!”

題材知識和經驗也很重要喔!

這一年來,金庸的神鵰俠侶系列被英國出版社出正式英文翻譯在武俠翻譯圈造成了極大轟動。這麼經典的大作,這麼代表性的武俠教父,終於有出版社願意投資源了!華文圈獨特的武俠文學終於要見天日了!

我與同行都非常非常興奮,我個人準備好好膜拜這一系列,看看大師們怎麼翻的,以及我如何更上一層樓。但無奈的是,出版社寄給我們的review copy到時… 滿懷期待的心頓時涼了。這肚子裡的洞是大到不能再大啦!

我覺得一切的問題來自於譯者對武俠的不熟悉。我在書評裡大大鞭了一番,可點選我看英文書評。 譯者 Anna Holmwood 是非常厲害的譯者,這無需質疑。她出過許多書也在許多機構工作過,但她背景裡沒有寫到接觸武俠的經過,也因為對武俠的不熟悉下使她許多地方處裡的不當。

當第一本出來時人物名稱就被罵了半邊天。黃蓉 變成 蓮花黃,郭靖的爸爸有個英文名子,有些人物是中文名子等等的各式各樣不協調的地方。但我覺得更嚴重是招數名子等錯了。

修煉九陰白骨爪的黑風雙煞被翻成 “Dark Wind Twice Foul”. 我在書評裡提到因為英文 “breaking wind” 的慣用語,以及譯者 “dark and foul” 的用法讓我覺得是個排氣又臭又長的恐怖夫妻。當時看到就整個傻住了。

這就是完完全全的照字翻,英文的每個字都對得上中文。譯者很明顯地不懂這個名諱的主角是夫妻雙煞二人組。英文名子把重點放在 “風” 上面,是個雙倍難聞的一股風。這就是沒有武俠背景,但是是厲害譯者會留下的痕跡。

這也是為什麼當朋友知道我的職業,七嘴八舌問我武俠招數怎麼翻時,我都不敢回答。我得知道每個字每個字的意思,招數的效果,使用者的人格及背景。即時我們小時候在電視節目上看過,但終究沒研究到這種程度。一個不小心我也就把聞風喪膽的壞人變成諧星了。

希望這落落長的一篇有稍微揭開武俠翻譯的神秘面紗,手指頭已打到沒力氣提到古代言情裡的建築,服飾,官位,以及後宮鬥的措辭。若還有疑問的朋友,歡迎在Twitter or Instagram上詢問!

最後來個幕後花絮,因個人背景,常被詢問類似的問題,比如說:

最常收到問題之:怎麼捨得離開以前的金融業?

這是第一次認識我的人,或是第一次接觸的媒體的必問。以上已經算是婉轉的版本,有時也會聽到『不覺得浪費了之前的學位和證照』或『你怎麼會這麼想不開做這什麼翻譯』等等。更刺耳的版本我則是自動忘了精光。至於為什麼會這麼問?歡迎查詢英文版本的about me.

先說,這裡頭的個人偏見也太大了哈哈!俗話說『行行出狀元』,但似乎相信這一句的人不多。撇開金融業的高度壓榨環境以及緊繃心態(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次家人從台灣來看我,本來約好的晚餐,我在開飯前三十分鐘取消。沒辦法,當天得加班,工作為上,沒有比它更重要的),我就是真的很喜歡翻譯小說。

以前的Excel model or PowerPoint做得再厲害也就… 那樣。但現在每天都有很多人等著看我的文章,每個月都有好幾百萬的點閱率關心著我的作品。除了出書接受採訪,我還被邀請開自己的podcast節目以及出周邊。每天都兩眼閃星的過日子,跟以前實在是差太多了。

最常收到問題之:做翻譯真自由,都不用上班

!!!

我不上班的話… 我會餓死 lol. 我們只是不需要進辦公室,但一樣的每天得乖乖地坐在電腦前面好幾個小時。口譯的同行還得跟客戶到處跑,隨時在現場standby.

我通常一天處理一萬個字,平均打六個小時的電腦。最近要開一本新書,裡面把中國風水結合在仙俠的陣法裡,這可是要做很多功課的。剩餘的時間跟讀者互動,維持自行品牌的活動,或是處理當月特殊活動。每個十二月我都會辦寄聖誕卡片給讀者的活動,當月卡片會寫到手廢掉…

可以完完全全安排自己的時間是優點也是缺點,壞處就是我隨時隨地都在工作。朋友常常不解我為什麼每次去哪裡玩都帶電腦。Well, 只要有空擋我就會工作啊。若庫存不夠,我又同時請病假或休假,那… 那個月的收入就很少。週末也工作喔!

Leave a Reply